綠能村的想像與行動 達魯瑪克部落繼續向前行(下)

文字:洪維志(台灣大學公共事務研究所碩士生)
照片提供: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

因2017年《電業法》修訂而誕生的「再生能源憑證」,為達魯瑪克綠能村的行動帶來另一種可能。在接受經濟部國家標準檢驗局檢驗,取得第三方認證機構核發的「再生能源憑證」,部落將可藉此來販售綠電給企業,取得實質收益。

儘管部落內的太陽能發電已經可以看出其有一定程度之效果,但未來若要持續擴大綠能在部落的發展,則必須依靠制度性的機制,來繼續擴散這個創新模式。主要方式有兩種:第一是成立綠能合作社,第二則是接受經濟部國家標準檢驗局檢驗,取得第三方認證機構核發的「再生能源憑證」,藉此來販售綠電給企業。

綠能技術的引入,對於大部分的居民而言,仍係感到相當陌生,且族人對於綠能的專業知識,或者理解仍然不足夠。因此在實驗過程中,先從「公共場域」先開始,除了作為示範與展示外,亦藉此來提升居民對此技術引入社區後的接受度。

即便居民都能接受,上述兩種機制又能否能轉化為全村的參與行動?具體而言,若要成立綠能合作社成立,該如何於制度上設計誘因,吸引族人投資入股?此外,取得「綠能憑證」後,又要如何讓企業認購呢?

達魯瑪克部落主席胡進德,以及環保聯盟秘書長陳秉亨表示,目前綠能推動小組計畫籌組「綠能合作社」,希望透過組織的運作,募到20股(1股1萬元),來幫助部落持續拓展綠能裝設在其他公共空間,如大南國小或是循理教會等。另一方面,受限於現行建築法規,無法透過躉購機制,轉售台電之相關太陽能設備,則希望藉由「綠色憑證」的機制,來賣給需要綠電的企業。

再生能源推動聯盟(TRENA)理事長高如萍與參與建設的光電業者天泰公司補充,目前20股的籌措與應用,僅是作為一「示範」作用,希望藉由該社區內實際的個案推動,讓民眾了解參與合作社的運作,確實會讓社區居民受益,並從此「點」連結社區內之關係網絡,進行政策學習與擴散。換言之,20股僅是作為引領,其目的是為了讓合作社之獲利機制,更具「可見性」。

第三方認證機構之台灣大電力研究試驗中心工程師則予以補充,縱使僅是自用,而沒有要賣電給企業,該由「國家」所核發之憑證,亦可作為該發電設備生產多少再生能源發電量,以及環境效益的身分證明,可供民眾作為參考依據。

合作社的營運策略固然可以降低投資門檻,居民仍會擔心資金回收年限過長,或者遇有天然災害時的財務理賠問題。至於憑證機制的部分也還有待更完整法令規範及完善的交易制度的建立。

能源自主過了一關又一關,綠能村繼續向前行吧!

本篇發表於 3.綠建築的魔法-陽光、空氣、水, 6.大亞基金會活動。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